主页 > 评测最强 >我很喜欢市场的喊卖声,那一句句保有人们为了生活而深切的努力 >

我很喜欢市场的喊卖声,那一句句保有人们为了生活而深切的努力


2020-07-10


我是市场养大的孩子,每次前往菜市场时,最熟悉的感受就是乱糟糟的喊卖声,市场的喊卖声各有特色,无所不喊,有时甚至使用扩音器小喇叭,每个摊位各用奇招吸引故各,这样的喊卖声起起落落,也是市场永远热闹的一大因素。

喊卖是有学问的,既不能再一开口就得罪顾客,又要第一时间吸引注意目光。第一线的摊商们喊卖永远具有特色,不但有经典口号,甚至引领潮流。

无论台语国语,文言白话都具有对应的特色:几乎来市场的女性都可以叫做妈妈;有些摊商自己年轻,看到40岁的女人全部叫妹妹,年纪大点的叫姊姊,即使头髮全白也只能叫做大姊;遇见50岁以下的男人叫帅哥,头髮全白的阿公及叫大哥或是阿尼契,菜买多的男人叫爸爸。

要叫阿公阿嬷,那必须先等买过东西,确认过对方不介意再开始这样叫,在市场叫年轻了还能道歉撒娇,没人会因为被叫年轻而真的生气,这种说错话可以自然可以故意,能和顾客多说话就有机会再上门。

有的喊卖声经典而深刻「来唷来唷俗俗卖唷!」短、促、刚、强、準无一不有,这种经典叫卖值得令人回味再三,令人一听就感觉到台湾;有的叫卖声如同电影开场口白「今仔日到这就是要乎各位妈妈尚好ㄟ…..」,边说边动手展示商品的优越做起业务生意;有些说唱俱佳,直接演起台湾杀价法欲拒还迎「伍佰?免!三佰?免!三支两佰乎哩送厝边」这都能围着一群人而自爽自演,这些喊卖声在整个吵杂却又如此鲜活的市场中点缀。小商小贩的即兴口白舞台也就这样自我展现。

这些能喊卖的摊商多是夫妻搭档,有时兄弟或是姊妹也会前来,市场这样的地方海纳百川,一个霹雳腰包或斜背包挂上,里面满满零钱就可以开始各显本事。喊卖的主力必须大声招揽,时不时的观察客户,精準描述并且吸引即将过路的人是一大技能。

因此会喊「那位妈妈染了要去喝喜酒的大红色头髮要不要来看一下」或是「那个牵小公主的妈妈来来来这里的髮圈挑一个来」,喊卖者不一定是真的能吸引人前来,但有喊总有机会,有些摊商固定摆市,有些则是流动,这也能反映在摊商的应对之上。普遍来说,越是稳定摆摊的小贩们越是愿意投入时间互动,客人还会再来,而短暂摆摊的小贩则需要比较不重视互动,他们需要更大的吸引力来引人驻足。

招呼应对也是一门学问,如果是固定的摊商,在几次招呼后就应该记起买家的名字称呼,刘妈妈王师傅林老师等等,这些不可忘却的重要客户必须在结帐时给予折扣,在路过时打声招呼,在包装时给予福利赠品。即使什幺也没买也一样重要。

若是巡迴的摊商,则要笑脸迎人,包装找钱时多说几句甜话,一方面推销搭配,另一方面称讚美言。出外谋生的人在一无所有可以给予时,最重要的就是说话。好话人人爱听,说出来让人开心的同时也让自己有所成就。卖的东西是一回事,买卖时能有所互动,那才让人有力气继续接下来的喊卖接待。

我喜欢观察这些摊商,一人摊商比较无法一直喊卖,小摊商们总需要应对客人杀价找钱;而喊卖者会连续喊卖,招呼客人打包并且应付杀价找钱的常常又是另一人。台湾的市场少见到聘请而来的员工,大多数是家人前来,顶多朋友支援,市场包容着各样的摊商,他们也各有前来摆摊的故事。多年的生意应对能让人快速理解面对顾客时应对和配合方式。有时候还能当场上演妻管严或是夫唱妇随的应对,来让杀价者知难而退。

与好客人时时偷偷塞葱,见了可爱小孩时给颗糖吃,熟门客户多放一尾虾子等等,每个市场摊贩都是活人,各有各的生意标準和动机。那是一个不同于现代社会结构,早已经存在许久的自然网络。那裏的人是人,可以因为常买、孩子可爱等原因而有所调整,可以在那裏联繫并且拉近彼此感情。

但可能因为我是个市场养大的孩子,很小就在市场跟着叫卖当作游戏,胡乱喊个几声的时候,常常能让我好像多少能体会和同理那些为生活而拚搏的爸妈叔伯阿姨。等我长大时才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大方喊叫。

有些人是因为生意失败,或是中年资遣后决定前来摆摊。习惯在都市生活的人,不可能短时间内适应农村生活。市场这样的地方反而或多或少的能保留原有的技能,无论是精準的预测货物需求、积极的主动推销能力、亲切的态度及应对,都能够吸纳创业者、业务或是服务业的转业者来摆摊营业。手艺好的、厨艺佳的,也能够在市场内摆摆小摊小贩供应些简单食物餬口。反倒是过去所说,只有专业一技之长的师傅和工厂的作业员比较难以适应。这样一来,不能适应者,只能残酷的淘汰并且被遗忘在市场中。

我其实是感叹的,这世间总是没有公平之事,这些原先处于最基层的劳动者其实最需要有所去处和转行的空间,但无法招呼应对喊叫者却必然市场竞争中被硬生生的淘汰。市场是必须淘汰某些摊商小贩的,当一个摊商无法赚取足够的租金后或入不敷出,能够找到其他更好的工作,摊商就会离去,也只能离去。此此彼落的喊卖声是一句句努力生活在此,试图用自己的能力养家的证据。

但市场毕竟还是有所公平,摊位上不会有人多问太多,这里只收现金,无论是卡债族、欠税者、罚单已经终身无法缴纳的人都能到场谋生。叫卖被拒绝或无视不须付出其他成本,只管往下一个客人身上招揽即可。

所幸这是可以从市场学习而来,我一次又一次,看着人们期待并且开始摆摊时候的喊卖、找零、应对和记下这些顾客的称呼,一点一点的销去摊上的货物。每当人少了,没有招呼的对象时,再大声喊卖,热情招揽上门和路过的人们,多喊一次,很可能就多一点交易,多一点收入。

我其实很喜欢这些喊卖声,那对我来说非常亲切、真实,并且保有人们为了生活而深切的努力。



上一篇:
下一篇:


小编推荐